金雨王建材
防水領域先行者 構建城市最美者
24小時服務熱線

400-188-0791

新聞中心 News

金雨王建材

防水材料生產供應商
聯系我們

電 話:400-188-0791
傳 真:0791-85212288
網 址:http://www.iicsrr.tw/
地 址:江西省南昌市小藍經濟開發區玉湖156號

戲說防水行業三大熱鬧事兒
發布時間:2019.09.19    瀏覽次數:174次

大隱于水先生是防水行業的知名意見領袖,十一年行業大企業高管經歷,堅持做行業的嚴肅思考者。洞察趨勢,解析競爭,評述風云,戲說江湖。

如今暫且歸隱,擔任數家企業顧問,專注于防水行業發展研究,以及企業培訓及咨詢,致力于戰略、組織變革、一線營銷、品牌建設和人才培養。

大隱先生的文章行文風趣而富有內涵,觀點獨到而犀利透徹,一筆一畫間,將防水行業拆骨剔肉,具有很高的閱讀參考價值。

今日分享:戲說防水行業三大熱鬧事。

防水行業,小而言之,專指圍繞柔性防水材料,做研發、原材料、設備、生產、施工和技術服務的企業、組織、人及相關要素。一般不包括剛性材料領域,至于止水材料、密封材料和堵漏材料這些,屬于沒有政治地位的搭頭。

防水行業,貌似門檻不高,帶著泥土的芳香,行業老板們大多也習慣性妄自菲薄。

然而,事實并非如此,很多行業其實比防水行業更“土鱉”。

2016年,大約在冬季,大隱我去拜訪位于北京市西城區阜外大街乙22號的中國陶瓷工業協會。在一棟老樓的破接待室(這讓我想起電影里焦裕祿和孔繁森之類革命干部的辦公室),對方安排一個協會副會長和秘書長出來接待,還跟著一個做記錄的男孩,一副鄭重其事的樣子。

后來,大隱還去過中國絕熱節能材料協會拜訪,也沒有留下啥深刻印象,只依稀記得那個女秘書長,挺和藹可親的。

再后來,大隱看到國泰君安分析師鮑雁辛先生,一篇對于防水行業的分析和評價文章,深度、高度兼具,人也長得挺帥。

大隱此時方知,原來自己十多年來,都身處在一個貌似低賤,實則牛叉,不被外人識的黃金行業之中。

不禁大喜。

防水行業是個相對封閉的江湖,

有江湖,必有不少熱鬧事兒。

01

第一件熱鬧事兒,就是非標和國標之爭。

關于這個,大隱說四點不成熟意見。

第一,95%的號稱自己如何干凈的企業,都算不上誠實孩子。

河南有個企業,最近被整得灰頭灰臉。

就在它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號稱不再生產一平方非標材料之后,沒多久,便連續性兩次被曝出項目上材料抽檢不合格。關于此事的微信報道,篇篇點擊過萬。

據說,他們得罪了很多企業,規模也上升得太快,被抓辮子也算“咎由自取”吧。

但是大隱覺得,這家企業至少尚有一點可取之處,就是他們說的不生產非標材料,是指“以后”,而并不否認“從前”(雖然有點汗顏的是,他們連這個“以后”也沒有做到)。

行業有的大企業,干脆連“從前”都直接給選擇性否認了。

圣經中講人有兩種罪——原罪與本罪,原罪是人類天生的罪性與惡根,本罪是各人今生所犯的罪。如果采用擬人修辭法,每個防水企業都有本罪和原罪。

列寧說忘記過去意味著背叛,所以,別忘了自己的原罪。

盡管有些是晚上干的,有些事是天知地知甚至自己都不太知的情況下干的。

第二,非標是丑惡的。其長期存在,既是貪婪人性的本罪使然,也是行業眾生對于買方市場流氓行為的投懷送抱,更是各級監督機關工作很忙“春風不度玉門關”的衍生物。

第三,生產和使用國標,自然是防水行業的本分。大隱堅決與那些沒有底線的行業不良分子劃清界限。同時,大隱也覺得,在五十步笑一百步的大背景下,那些過分鼓噪國標甚至超國標者,其道德未必真有多高尚。

其初衷大多基于兩點,一曰確保既得利益和地位的持久安全,二曰鞏固和擴大市場地位的競爭手段和策略。當然,說說產業報國,為世界人民建立恒久舒適居住環境等等,也是可以的。但是,很多大企業調換了順序,把最后一條放到了前面,第一條偶爾說說,第二條自然是絕口不提的。

第四,正如從毛爺爺時代就聲勢浩大地全民除“四害”,“四害”到現在卻依然生機勃勃一樣(注:麻雀后來跟老干部一起被恢復了名譽)。不管你開多少隆重的會議,也勿論行業十三五計劃如何宏偉壯觀,非標的現象恐怕斷然是難以絕跡的。在國人如此聰明、機智的文化背景下,人性的本罪你能斷得了根么?而且,國家有很多大事要事要辦,防水這么點小事,樂呵樂呵得了。

有人說,市場是一只無形的手,終會決定一切。

大隱說,你敢為此定一個時間表么?在你我有生之年。

2

第二件熱鬧事兒,就是聚乙烯丙綸之爭。

這個話題我一拋出,大伙就會心地樂了。

說個真事。

今年某日,我在東方雨虹北京總部食堂吃飯,當然還有一大幫企業的老板,我們開了個會。

大家擦干市場上拼殺的血跡,正貌合神離地執行敬酒程序,不經意間,某兩個企業的主要領導就為聚乙烯丙綸的事吵了起來。

讓我很佩服他們的是,盡管他們暗地里相互捅刀使絆的事沒少干,但此時吵架雙方臉上居然還帶著笑容,配合手里拿著的紅酒杯,分別慷慨激昂地說了很多大道理,攔都攔不住。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特朗普和默克爾在開雞尾酒會。大隱近在咫尺,瞬間有醍醐灌頂之感。

至于是哪兩家企業,應該沒有哪個吃瓜群眾提問了吧?

關于聚乙烯丙綸之爭,大隱作為一個資深吃瓜群眾,簡單說幾句。

其一,這件事說白了,其實就是三兩家企業之間的市場紛爭。

對于一方而言,這是拓展市場份額的策略之一;而對于另外一方而言,則是生死攸關的大事。

雙方分別糾集了一幫專家、媒體和附庸企業,宛如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同盟國和協約國,從撕逼發展到群架。撕的動靜越大,對其中某一方就越有利。

目前來看,正反方打成了平手,二番戰甚至三番戰在所難免,各位吃瓜群眾大可拭目以待。但是從長遠來看,正方估計難逃一敗。

別問我正方是誰。

其二,聚乙烯丙綸這種材料,到底有沒有價值?

各路真假專家之述備矣,大隱如果再從材料、施工和應用的角度去BB,難免有饒舌嫌疑。

有興趣的,可以做做文章末尾的選擇題。

其三,大隱也讀了幾篇關于此爭的文章,以及微信群里的罵街與吆喝。看得出來,聚乙烯丙綸的支持者比例略大。其實這里面,摻雜有吃瓜群眾對于爭斗雙方的好惡站隊,情感因素起了關鍵性作用,所謂敵人的敵人即朋友是也。

就像全世界都不喜歡朝鮮,我們還護了它好幾十年一樣。

本來,大隱還想一起說說2016年關于SBS卷材與自粘卷材之爭,幕后臺前,煞是跌宕。但一尋思,可能篇幅會整得太長,耽誤吃瓜群眾太多寶貴時間,過一段再說吧。

3

第三件熱鬧事兒,朝野協會之爭。

目前,防水江湖上,事實上存在兩個影響力較大的協會。

一曰中國建筑防水協會,有人稱之為“國家協會”,“大協會”。

一曰沈春林的中國硅酸鹽學會房建材料分會防水材料專業委員會。這個名字有點像繞口令,其長度估計是中國所有協會之最。能記下來的除了沈教授,估計難有第二人。

十數年來,兩個協會各稱王朝,各有擁躉,難免會有一些江湖故事。

其一,并非完全老死不相往來。

沈教授是行業的出書大王、演講大師和社會活動家,我個人也很欽佩。

沈教授的協會,主要通過每年5月18日定期召開的會議,來顯示自己的存在,參加者基本上都是中小企業。

參會人數動輒上千,是一個山呼海嘯般的大Party。

眾星捧月之下,沈教授盡情展示其超人的記憶力,以及對行業各類標準以及前端技術的了解,躊躇滿志,風采翩翩。會議上獲獎企業無數,其樂融融,一派祥和景象。

會議的高潮,當屬晚宴后的抽獎活動,有時候持續到晚上十一二點還人頭攢動。大隱低調參加過兩次5-18會議,其中第二次還很幸運地抽中了一臺IPAD,留下美好回憶。

但是這個會議,行業前二十強的企業心照不宣是不參加的,個中緣由,吃瓜群眾可以發揮一下想象。

反觀中國建筑防水協會舉辦的會議,則要嚴肅很多。

打個比方吧,如果說沈教授的5-18會議像湖南芒果臺的“快樂大本營”,那后者則更像中央臺的春晚。你好歹得裝模作樣地看一下,認真看則必然會打瞌睡。

至于“國家協會”每年組織的展會,客觀講還是越辦越有些進步的。中小企業稍有名氣的還是要去參加的,露臉可是一件大事,盡管事實上也沒有啥鳥用。

行業有個較為知名的人士叫Y的(請勿對號入座),長期在兩個協會間搖擺,這有點像明末清初的吳三桂。正如貌似忠厚的宋江渴望被招安一樣,可以看得出來, Y貌似玩世不恭的內心深處,還是很向往“國家協會”的。但結果卻往往一次次讓他失望,兩個協會我看如今都有點不甚待見他。

其二,涇渭分明的站隊背后,似乎說明了點什么?

顯然,兩個協會的背后,分別站著的是行業大企業和中小企業。

不管哪個協會,當權也好,在野也罷,有人追隨,有掌聲啪啪,大碗喝酒,大塊吃肉,更有歐洲十日游,這難道不是成功么?

人生不過如此,夫復何求?

其三,市場才是最大的協會。

我們來回望一下歷史,不說遠了,十五年前行業的前十強,現在還剩下幾家?在它們此起彼伏湮滅消亡的哀鳴聲中,它們曾依附過的協會卻繼往開來,愈發欣欣向榮。

往近里說,幾年前就位列中小的絕大部分企業,現在依舊弱不禁風,盡管它們中有不少貌似臉熟;幾年前就洋洋自得的行業十強,日漸式微者三兩家是有的,盡管它們還強忍著歡笑。

三兩個億的規模,最好別冒充行業十強。不管你背靠誰,恐怕都解決不了企業發展的根本性問題。

別忘了,到市場上唱戲,比拼的還是唱功。

新技術在市場的隱性需求中閃著暗光,人才在市場江湖中感嘆何枝可依,商機與項目更是在市場上俯拾皆是。

市場里,才有一切;

市場,才是最大的協會。

上一個:國標委發布《建筑密封材料試驗方法》系列標…         返回上一級
南昌防水材料 南昌灌漿材料 南昌外墻防水 南昌防水乳液 南昌保溫材料
曾道人官方特码主论坛